笔趣岛 > 七零嫁糙汉:知青带空间暴富养崽 > 第55章 该狠的时候必须狠

第55章 该狠的时候必须狠


不看白不看,反正也不花钱。

但是也有正直的,比如顾家的男人,都把眼神给移开了,不好意思看。

披好衣服之后,李绿茵总算能说说话了,她咬牙切齿的指着夏小沫,“是,是夏小沫害的我,他让王二牛强*奸我的。”

夏小沫也不着急,就反问王二牛,“王二牛,你强了她?”

“我呸,什么强了,是双方自愿的。”王二牛当然不会承认了,强奸和自愿可是不一样的。

强*奸会被判死刑的,可自愿的话,顶多就是被批评教育一下,再说他是个男人,原本名声也没多好,无所谓。

王二牛说着,就开始编故事了,“她约我来这间茅草屋的,我来了之后,她就关上门,还穿上这个衣服给我看,我是个男人,哪里忍得住,就做了那事了。”

王二牛说着,还指了指李绿茵,重点指的是李绿茵身上的衣服。

不得不说,这个王二牛虽然不务正业,但是小聪明还是有的,在适当的时候,拿出了那件少布的衣服,这样就更加增添了可信度。

因为,如果李绿茵不是自愿的,那衣服是怎么穿上的呢。

其实,衣服是李绿茵晕的时候,王二牛给穿上的。

“不是,我没有自愿,我是……”李绿茵想要解释。

可夏小沫打断了她的话,“你不是自愿的话,你好好的大晚上来山上的茅草干什么,也没看到别人来啊。“

“我……”李绿茵不能说自己要害小沫的事情,因为说出来的话,只会给自己多一条罪。

而如今,她和王二牛已经是生米做成熟饭了。

她没说别的,只是指着小沫,气的歇斯底里的样子,“夏小沫,是你做的,一切都是你做的,你故意把我引来,然后把我给打晕了,让王二牛强了我,是不是?”

“李绿茵,你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夏小沫冷笑一声,大刺刺的看着李绿茵,“我什么时候做这些了,你有什么证据啊?”

李绿茵噎住,她不敢说证据。

然后,小沫指了指顾家的人,“再说,你可以问我们家的人,我刚才还在家呢,帮着家里人一起找巧儿来着,我哪里有时间去计划那么多事情。”

顾家人立即点点头,证明小沫刚才和他们一起出来的。

他们当然也不会相信,小沫会这么害李绿茵。

小沫那么温柔,怎么会这么狠呢。

既然这样,小沫顺势的也装装柔弱,“再说,你看我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我怎么打的晕你啊。”

“我……”李绿茵看着小沫,她后悔了,这个夏小沫早不是当初那个傻子了,聪明着呢。

她用最狠心的心做着最狠的事情,却是一点都不沾身。

可李绿茵没想到的是,如果不是她自己狠,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小沫扫了李绿茵一眼,又看了一边的王二牛一眼,眼睛闪了闪,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她看着李绿茵眨眨眼,笑道,“别不好意思了,你这爱好特殊,喜欢王二牛其实也没啥呀,王二牛也是我们的社员,你这和社员彻底打成一片,都打去床上了,多好呀。”

“正好,以后一辈子不用回城了。”

没错,把李绿茵嫁给王二牛好了。

反正王二牛不是啥好玩意,李绿茵更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两人凑一起挺好的。

李绿茵怎么可能答应这事情,她哭着喊着,“我不是,我和王二牛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这喊声有点苍白,但是她不能不反抗呀,她怎么能嫁给王二牛呢。

“你们信吗?”小沫看着身后的社员同志们,反正她是不信的。

社员们摇摇头,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还能相信吗?

要是这样都没关系,那是不是可以说人家夫妻俩也没关系了。

这话说的可真是笑死人了。

看着李绿茵,顿时社员们都议论纷纷。

突然,有个身材高大的女人,站了出来,把声音放得很大,“这些个知青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爱好就是和我们一般人不一样啊。”

说到这,那女人不只是看着李绿茵,还扫了边上的秦雪花一眼,“有些喜欢搞别人家的男人,这有些知青吧,明明有好人不要,非要个王二牛。”

这话不是别人说的,是刘志刚的媳妇李素芬说。

刘海刚的媳妇李素芬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彪悍女人,她不只是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把刘志刚更是管得服服帖帖。

她怎么可能忍受秦雪花和刘志刚有一腿。

刘志刚生产队长的职务被撤掉之后,她起初是责怪刘圆圆和顾家人,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还吵了几句嘴来着。

可后边打听清楚了,知道了秦雪花和刘志刚的关系,她就看秦雪花不顺眼了。

这些日子,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没少给秦雪花使绊子。

今儿,逮着这机会,哪里会放过讽刺这两女人的机会。

李素芬这么一说,立即有人跟着说,“也是,有些个知青就是在城里享受惯了,不愿意干活,就想着法子折腾,只要不干活,跟谁睡都行。”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秦雪花结过婚知青当死人一样,说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秦雪花几人被说的抬不起头来,她再厉害,也不敢和社员作对,不然的话,这些社员要是团结起来,一人一口唾沫能把他们给淹死。

说完之后呢,有人看时间不早了,热闹也看的差不多了,就问道,“这事儿咋办,也没啥好看的了。”

“一平,现在你是生产队长了,这是生产队的事情,你说咋办?”当即有人就把顾一平推出来。

这时候,只要是生产队的事情,丢都可以让队长处理的。

”我……顾一平有些慌,他哪里知道该怎么办,以前也没遇到过啊。

见状,刘珍珠上前,试探着说,“依着我说过,这事儿和我们也没啥关系,随便他们吧,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们散了,成吗?”

刘珍珠没有心思再看热闹了,就是想着早些撤。


  (https://www.daowx.cc/bqge20544701/35675597.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dao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