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绝世唐门:神之子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剑痴季绝尘

第二百四十三章 剑痴季绝尘


在季绝尘的眼里,紫凌云那并不是简单的挥刀,而是伴随着气势的攻击,而且这种气势极为凝聚,只有他对面的那个人受到了针对,是的,季绝尘不认识王少杰。
    ‘如果不是我的修炼方法,我也看不出来其中的玄妙。他就是我要找的对手。’
    季绝尘跳下观战台,直奔紫凌云而来。见状,荆紫烟也是紧跟着跳了下来,她是怕季绝尘和那史莱克交换生产生冲突。毕竟以她对于季绝尘的了解,他大概会一言不发直接出剑吧。
    “季绝尘。”季绝尘在紫凌云面前站定,张口只有自己的名字,但他身上的气势倒是把他的目的显露无疑。
    ‘真是简单直接啊,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悟出这样的剑意吧。’看着眼前的季绝尘,紫凌云心里想到。他现在涉及到的东西太多,反而没有季绝尘这样纯粹,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于意的领悟,毕竟紫凌云本身就足够出色,还有着极限斗罗穆恩的教导。
    “学弟你好,应该是你刚才的攻击吸引到了他,所以他想和你打一架,希望你可以答应。”赶来的荆紫烟解释道。
    季绝尘又开口道,“你刚才的攻击蕴含了意吧,我就是因为这个出现在这里的。在你的意中,我看到了我一直在追寻的东西,请让我感受,谢谢。”
    “啊,是那个剑痴,他是我们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实控魂导系首席。得到了红尘堂主特批,允许他进入明德堂的。他每个月都能挑战一次明德堂的魂师。”珂珂向着紫凌云解释道,旁边站着的是橘子。紫木啊,去送王少杰回宿舍了。
    “所以你赶紧推了吧,这人在我们看来是有点疯的。”珂珂劝说道,能不能打得过另说,主要被黏上了很烦。当然他们只没有被挑战过的,季绝尘看不上。
    “我同意。”紫凌云正是想借助季绝尘的剑意磨砺自己的意,更加凝练,更加自如。
    “诶,你怎么同意了啊!”珂珂着急的说道。毕竟是一个实验室的学弟,长得还好看,所以不由得多关心一点。
    “好。”季绝尘的回答还是简单干脆。紫凌云应下来之后,他就走到了场地的另一边。
    “放心吧,珂珂学姐,我有把握。”
    “诶,你!算了,你自求多福吧。”珂珂领着橘子退到了场边。
    紫凌云两人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向对方发起冲锋,而是就那么相隔一百五十米,远远的对立着,静静的站着。
    无形的压力开始在魂导试炼场内弥漫。季绝尘双手握剑,六个魂环浮现而出。一道无比锋锐的气息几乎是瞬间从他身上迸发,他整个人在这一瞬似乎都已经与他那柄天外陨铁剑融合为一了似的。
    以魂入剑。这就是季绝尘的修炼方式,他自身的武魂,已经完全化为能量而并非实体,完美的融入在了手中这柄天外陨铁剑之中。人即是剑,剑即是人,无分彼此。
…。。

    那锋锐的气息,就是他凌厉无比的剑意。
    天外陨铁剑在他强大的魂力注入下,本身开始散发出轻微的嗡鸣,剑尖似乎在轻轻的震颤着,季绝尘的气势也在以惊人的速度狂飙。这一剑不出则已,一出必定是天地色变。
    而在季绝尘对面,紫凌云久违的拿出了他的黑渊白花。作为他的武魂,生命与毁灭才是他的本源,诸如他现在掌握的冰与火只是生命与毁灭这棵大树上的分支。
    黑渊白花斜指地面,黑白二色的气势犹如两条古龙在紫凌云的身后盘旋,形成一副圆转如一的太极图,说起矛盾的双方,最容易想起的就是太极图了,矛盾双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紫凌云就借鉴了太极的这一意象,将自己的毁灭与生命属性聚合成太极图,攻防兼备。
    感受着紫凌云的气势,季绝尘嘴角也牵出一丝笑意,那庞大的剑意越过中线,刺向那黑白二色的领域。
    出乎观战的橘子三人的意料,紫凌云的气势在面对季绝尘的剑意时并没有像她们想的一样,一触即溃。季绝尘之前无往不利的剑意碰到了对手,就像是一杆尖锐的长枪刺到了一面厚实的盾牌,无往不利的剑意停滞了下来。
    如果说季绝尘是专的代表,那紫凌云就是博的代表。季绝尘的剑意锋锐无比,一旦在他那极致的剑意面前露出破绽,那迎接你的就是瞬间的崩溃。一点破,全盘崩。
    但紫凌云的意正好是能防住他剑意的盾,致使季绝尘的剑意不得寸进。
    “盾反!”
    在季绝尘的剑意被挡下来的同时,紫凌云气势一变。他从来不是单纯的进攻或单纯的防守,毁灭的意志瞬间反卷,那股破灭一切的意消融了季绝尘的剑意,反卷向季绝尘。
    剑意被破,季绝尘的身体震了震,但他的眼神却变得更加坚实了,身上的六个魂环竟然如同水波荡漾一般交相闪耀,双手握剑,剑尖斜指地面,整个上半身缓缓向侧方半转,双脚位置不动,却改为了侧向面对紫凌云。
    剑意瞬间再变,由先前的凌厉无匹变成了择人而噬,强大的威势竟然再次压缩,和紫凌云身上释放出的气势正面硬碰。
    侧身半转,剑痴季绝尘斜着身体对着紫凌云,此时他内心之中的震惊是难以形容的。只有作为当事人的他,才能真正感觉到紫凌云此时的势有多么可怕。
    他那已经提升到自身极限的凌厉剑意在紫凌云那恐怖的毁灭意志下,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又如同惊涛骇浪拍击在恒古不变的坚硬岩石之上,四散飞溅,根本无法动摇对方半分。
    季绝尘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想要凭借气势压倒对方的想法已经决不可能实现。再等下去,他自身的信心恐怕就要首先崩溃。
    没有任何预兆的,季绝尘猛然扬起了头,双眸之中仿佛有两道闪电一般凝视向远方的紫凌云。
…。。

    下一瞬,他整个人的身体已经如同一道奇诡的光线,紧贴地面向紫凌云掠去。
    那是一道滑行的光线,速度之快,只能用电光火石来形容。在没有任何魂导器辅助的情况下,这已经是六环魂帝所能达到的速度极限。这一瞬间的爆发,甚至连同级别的敏攻系魂师都无法比拟。
    与这电光火石的急速相比,是季绝尘上半身迟缓的动作。
    双手握剑,徐徐转回身体,长剑横扫。这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此时在他手中用出却像是重如千钧。整个动作就像是在粘稠的液体中完成,但却绝无停顿,一气呵成。
    那看似迟缓的天外陨铁剑在缓慢横扫的过程中,十米外,坚实的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深达数米的沟壑,并且伴随着季绝尘身形的滑动一直延伸,越来越深。
    在季绝尘闪身而出的一瞬间,仿佛是受到了气机牵引,紫凌云也动了。
    他的左脚猛然向前跨出一步,手中黑渊白花缓慢前点,本来白莹的枪身充斥着不掺杂任何情绪的毁灭之意。毁灭有很多意象,但毁灭只是毁灭。
    紫凌云的气势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那是对对手的尊敬。
    两者的气势使得场边的学生已经不自觉的退开了很远。
    两人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演练好的一般,当那漆黑的长剑终于横扫而至的同时,紫凌云的黑渊白花终于刺出,黑渊白花的枪尖与那天外陨铁剑的剑尖骤然碰撞在了一起。
    当那拳剑相接的一瞬间,在场的学生只觉得自己的一切感觉都被剥夺了,以碰撞的那一点为中心,方圆数十平方米的空气仿佛都塌陷了一般,一切都变得扭曲而不真实了。
    拳与剑,在碰撞后僵持了大约一秒,下一瞬,一声剧烈的轰鸣骤然爆响。
    “轰——”
    以二人碰撞之处为中心,地面出现了大片龟裂、塌陷,瞬间向外围延伸,足足延伸出了直径三十米才渐渐收敛。
    紫凌云和季绝尘也同时飞退,季绝尘双手死死的握住天外陨铁剑的剑柄,嘴角有着血迹,虎口处也鲜血涔涔。
    紫凌云整条右臂的衣袖已是完全爆开,身体上却是没有什么伤势,因为他在碰撞的时候就将生命之意覆盖在了自己身上,抵挡住了双方之间意的碰撞的冲击波。
    紫凌云站稳身形之后没有再动,胸前起伏有些剧烈,周围那强大的气势渐渐收回体内,黑渊白花也消失不见。晃动有点麻木的胳膊,“季绝尘够劲啊,看来得找个机会把‘太虚剑神’给他,希望他能更上一层楼。”
    季绝尘落地之后也没有动,他比紫凌云退得远,强行咽下口中鲜血。此时他的眼神不再锋锐,甚至还带着几分恍惚,甚至连虎口处流淌的鲜血延着天外陨铁剑滑落也恍若不觉。
    紫凌云看季绝尘不说话,他也就等着。两人就这么彼此站着,谁也没有再出手的意思。如果不是他们之间的地面比之先前塌陷了足有近两米,更呈现出大片、大片的龟裂,倒似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周围的观战者回过神来,看着那个大坑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远处的季绝尘身体突然晃动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向紫凌云,他的脸色变得异常的苍白,但眼眸之中却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兴奋,“我输了。”
    丢下这三个字,他又深深的看了紫凌云一眼,踉跄着转身就走,但在行进过程中整个人却很难保持直线,甚至在离开魂导试炼场之前还摔倒过一次。直到与他相熟的荆紫烟扶住他,才将他顺利的带离场地。
    “回神啦,橘子姐,珂珂姐。食堂开饭啦。”紫凌云将手在橘子和珂珂面前晃晃,说道。
    ‘诶,真是想低调都不能低调啊。’39314766。。
...


  (https://www.daowx.cc/bqge33127963/35508777.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dao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