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绝世唐门:神之子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返程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返程


  “真没想到啊,王冬你竟然是个大美女。云哥,你太不够意思了。”

  “是啊是啊,而且你们俩竟然睡同一间宿舍。”

  周思陈和曹瑾轩两人就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看着紫凌云也不说话。

  换上自己的女装,王冬走出房间,外面等候的众人看着走出来的王冬,都看呆了。

  王冬此时上身是一件浅蓝色的上装,下配一条粉色的过膝裙,露出一截被白丝覆盖的小腿,小巧的黑皮鞋与白色的丝袜泾渭分明,这一身将少女的活泼可爱表现得淋漓尽致。

  虽然一些人通过武魂猜到了王冬是女扮男装,也听说过光明女神蝶的传说。可是他们没有想到,光明女神蝶武魂的拥有者真的能这么漂亮。

  “可以啊,你小子,藏着这么一个娇妻。”徐三石走过来,拍拍紫凌云的肩膀,脸上的笑容不是那么正经。

  “我因为一些原因,选择女扮男装进入学院,并不是有意隐瞒大家。”

  “没事,没事,我们其实也通过你的武魂猜出来了。”

  “什么,大师兄你们都知道了?”周思陈和曹瑾轩看着贝贝和唐雅,不敢相信地问道。

  “等你们再往上学习就会接触到这些强大稀有的武魂了。至于内院的学姐学长,应该也都知道。”

  “合着就我俩不知道啊?”

  “还有我。”弱弱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来,是现在限定单纯版霍雨浩。

  刚接触魂师的世界不够两年,只是接触了常见的武魂,对于这种少见的武魂是不了解的。

  人群中的宁天也面露明白,她因为和紫凌云几人不太熟悉,所以在仔细地观察,经过这么多天的观察和一起生活,她也发现了一些王冬的日常上的怪的地方。今天恢复了女儿身,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你们都在啊,正好,我已经从星罗皇帝那领取了我们冠军的奖励,你们收拾好了我们就走吧。”王言从星罗皇城回来。

  他今天特意起早去皇城领了冠军的奖励,三块魂骨。领完就匆匆的赶了回来,为了今天能赶回史莱克,只有回到史莱克他的心才能放下来。

  因为紫凌云在这届大赛上表现出来的东西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极致武魂再加上武魂融合技,不知道多少人内心发颤,这样的人成长起来,史莱克的地位将更加的坚不可摧。即使这程有着玄老看护,王言此时的内心也无法平静。

  “王老师,您就不好奇王冬哪去了吗?”

  “不就在这站着呢吗?我是研究武魂的,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哦。”

  “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玄老,回去也拜托您了。”

  “这可是我们史莱克的宝贝,用你拜托?待会由老夫带着你们回去,速度会很快,你们做好准备。”

  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明德堂。

  这是一座宽阔的厅堂,整个大厅内的装潢竟然全都是金属风格的,以淡金色调为主,并不奢华,但却充满质感。一方匾额高悬于厅堂入口上方,暗金色的大字有种威慑群伦的感觉,明德堂。

  “起来吧。”大厅内侧正中的椅子上,端坐一人。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身材不高,但却很宽阔。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就是矮胖。

  矮胖的身形无疑是不适合长发的,可他却偏偏留了一头长发,棕红色的发丝披散在脑后,更让他那短粗的脖子有些看不清了。

  在他身前有一人匍匐在地,此时如获大赦般站起。

  “堂主,这次我带队不利,请您责罚。”站起来才能看清此人的相貌,可不正是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那位最终带领学员们参加决赛的带队老师么?只不过,现在他的脸上却满是诚惶诚恐之色,似乎是心中已经怕到了极点。

  从他的称呼上就能看出,那矮胖的中年人居然就是赫赫有名的明德堂堂主,也就是笑红尘和梦红尘的祖父。到了这等修为,单从外表,是看不出魂师的实际年龄的。

  “你也没有什么错,很多时候,事有凑巧也并非你一个人能够掌控的。而且,这次虽然死了一人,但往年也不是没有伤亡。相较来说,你们的收获也还算不小。本届大赛的结局虽然令人失望,不过,老夫也不屑于在史莱克学院自身出现问题的时候战胜他们。”

  明德堂主的宽容令带队老师有些震惊,在他的记忆中,这位堂主的脾气可不是这样的啊!抬头悄然看去,发现明德堂主肥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真的没有生气似的。

  “多谢堂主。”带队老师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明德堂主的心情似乎很好,“你知道这次你们的收获让我最满意的是什么吗?”

  带队老师试探着道:“是那个十万年魂兽化人胚胎么?”

  明德堂主摇了摇头,道:“不,那个虽然是收获,但我们也付出了大量的财富,只能说是对等交换。当然,那个胚胎落入我手中和落入别人手中的意义又不一样。但也同样带给我们不少麻烦。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拨人想要潜入我明德堂偷东西了。这就是怀璧其罪的道理。而且,还有那封神台,虽然在九级魂导器之中,封神台算不了什么,但也确实是需要九级魂导师的实力才能制作,我倒是很想知道,在咱们日月帝国的九级魂导师之中,是谁得到了这件至宝后卖给星罗帝国,而不是交给我明德堂的。”

  说到后面这句话的时候,明德堂主眼中凶光闪烁,吓得那位带队老师赶忙又跪伏在地上。

  “继续猜。”明德堂主淡淡的道。

  “那、那是……”带队老师额头上又开始冒汗了,“是我们带回来关于史莱克学院那些学员的情况么?”

  明德堂主道:“这可以算是一个方面。三个双生武魂,史莱克学院真是好大的手笔,而且还有一个极致武魂。本来史莱克学院已经答应了和我们进行学员交流,但昨天却传来消息,说是因为史莱克学院内部原因,这份交流学习要推后进行。至于推后多久,他们还要经过研究决定。看来,他们是怕我们对那些学员下手啊!不得不说,在寻觅魂师人才这方面,全大陆确实是没有谁能超越这史莱克的。真是有些可惜了。但是,这还不是你们此行最大的成就。”

  带队老师有些茫然了,不解的看向明德堂主。

  明德堂主缓缓站起身,他的身高还不到一米五,但腰围却绝对超过一米五,双手背在身后,有金丝纹路的黑色长袍遮盖住他圆滚滚的肚子。

  缓步走到带队老师面前,突然抬起一脚,将带队老师踹了个跟头,“本堂主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你让笑和梦这两个小家伙在这次比赛中感受到了危机,知道应该沉淀了,回来以后就主动要求闭关。这才是你们此行最大的收获。滚吧,至少在短时间内别让我看到你,否则,我一定会记起死去的那个孩子,让你下去给他陪葬。”

  “是、是。”带队老师不怒反喜,他知道,自己这条命总算是保下来了。他根本就没有起身,而是就那么躺在地上,真的滚了出去。

  看着他滚走的样子,明德堂主皱了皱眉,“饕餮斗罗竟然亲自前往星罗城压阵。好啊!五年之后,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这只饕餮,能否压得住我我这只蟾蜍。哼!”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后堂走去。穿过大厅,在一处有着金属雕刻的墙壁前停下脚步。只见他胸前光芒一闪,一个奇异的金色符文就像是从他胸口处飞出去了似的,烙印在面前的墙壁之上。

  顿时,整个墙壁仿佛都活了过来,伴随着轻微的机括声响两侧裂开,隐约中,似乎有几位恐怖的能量波动在这墙壁裂开的时候一闪而逝。而明德堂主却是无动于衷。

  昂首阔步而入,明德堂主走进裂缝,墙壁自然合拢。

  十分钟后,明德堂主已经来到了一个没有任何窗户的静室之中。

  这间静室的布置也依旧是全部的金属。

  无论是房顶、地面还是四周的墙壁,全都铺满了金属雕刻。

  如果有魂导师在这里就能看出,这些金属雕刻居然都是类似于核心法阵的存在,不但十分复杂,更有种瑰丽的感觉。

  静室中心,有一根正方形的金属柱竖立。金属柱大约有一米五高,上面放着一件东西。

  那是一个木制的托,上面镶嵌着至少百余颗各色宝石。在这个不大的木托之上,一团气流在那里轻微的波动着。

  这团气流呈献为蓝色,柔和的蓝色如同气流,但却隐隐有些形状若隐若现,很难通过视觉直接感受到它的神奇之处。

  这团气流却是凝而不散,隐隐的左冲右突,想要冲出重围似的。而它下面那个木托却在它冲击的过程中不断散发着一层淡金色的光罩将它笼罩在内,令其无法突破。

  没错,这个木托,正是当初在星光拍卖场顶级拍卖会上的最终大轴拍品,封神台。而它封印着的,也正是一个十万年魂兽胚胎。

  静静的站在封神台前,明德堂主双眼微眯,他竟然直接向那封神台中封印着的十万年魂兽胚胎开口说话了。

  “无论看多少次,你都是这么美丽。通过各种实验,你确实是一只十万年魂兽,还是大陆少见的海洋魂兽。不过,如果谁在得到你之后想要直接将你吸收化为魂环、魂骨。那么,他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封神台里面的气流在镜红尘进来后就平静了下来,在淡淡的蓝色雾气之中,一个小小的人形若隐若现,就如同人类的婴儿似的。

  明德堂主笑吟吟的道:“星罗帝国那个星光大拍卖场的背景我很清楚,星罗帝国皇室。他们把你拿出来拍卖,无非是为了给我制造麻烦,让本堂主去思考这封神台是谁的作品。同时再利用怀璧其罪的道理引诱大陆各方强者来攻击我明德堂。这又有什么呢?让他们来好了。反倒是对我明德堂防御能力的一个检验,明德堂的弟子们,本就不应该过的太过安逸,不是么?”

  (本体宗:希望你笑的出来。)

  “可惜,星罗帝国犯了个大错,就是他们没有看清你真正的实力。所以说,其实真正占了便宜的是本堂主才对。你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十万年魂兽,而是一只没能冲破瓶颈,修为至少也在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魂兽,对不对?我们人类对于海魂兽的了解太少了,他们会判断出错也情有可原,不过也正是感谢他们的失误,让我得到了这次机会。”

  “放心吧,在我这里,你一定会被物尽其用的。我会好好的研究你,将你的每一分力量全都压榨出来。这才能不辜负你那至少接近二十万年的修为。真是太好了,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一把,让你的整体力量先突破那个瓶颈,提升到超级魂兽的程度,然后再将你的力量剥离出来。对于魂师来说,想要吸收你的力量很难,但对于本堂主来说,却也并不是没有办法的。可惜的很,本堂主已经九环齐备,所以,只能将你的力量给我那个天才孙子了。以后大家总是一家人。”

  明德堂主的眼神很温柔,就像是在对自己的孩子说话似的,温柔中带着几分慈祥。

  “噗……。”蓝色雾气突然猛然撞击了一下封神台的金色光罩,隐约中,似乎有一声尖叫在明德堂主精神世界中响起似的。

  明德堂主脸上微笑不变,“其实你该觉得庆幸,因为,能够让本堂主也要如此珍视的宝物实在是太少了。你知道当一个人达到巅峰的时候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那就是缺乏幸福感。但在你身上,我却有了这种感觉,而且,我相信这份幸福感还会伴随我一段不短的时间。”


  (https://www.daowx.cc/bqge33127963/35647392.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dao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