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绝世唐门:神之子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还不到出场的时间哦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还不到出场的时间哦


  “普罗米修斯,告诉我真相,死律核心是不是存在于我体内的DNA里?”囪

  “既然舰长自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我也没有再隐瞒的意义。没错,舰长的诞生是因为律者核心与当时的生命与毁灭长生了呼应,所以舰长才得以诞生。律者核心自然也以DNA的形式存在于你的体内。”

  “是吗,我明白了。”紫凌云不再说话,意识向着身体深处沉去。

  意识不断地向着身体的深处探入,皮肤、骨骼、器官、血液,再到血液里流淌着的信息,紫凌云重新审视己身。

  他的血管在生命之种的经年滋养下已经在外表面形成了叶脉一样的纹路,生命能量也顺着着叶脉不断注入流遍全身的血液,顺着血液到达全身各处,强化一般功法强化不到的内脏部分。

  五脏中,绿意最明显的就是心脏,内有生命之种,外有生灵之金,每一次的泵血都会带动无数的生命能量送入他的全身,所以他才能屡次使用超越现阶段的力量而不受反噬。

  不过,生命之种和生灵之金都叠加在一起,有些浪费,所以紫凌云就想把生灵之金牵引到自己的识海里,用来稳定自己的识海。

  当下的第一步还是找到律者核心。囪

  慢慢的,紫凌云感觉到了一些东西,深埋在身体深处,在与他呼应,在回应他。

  也是,他本就是因为律者核心才得以诞生的奇迹,律者核心又怎么会拒绝他呢?

  紫凌云见此,加大了与律者核心的联系。

  神界,生命古树之下。

  “小云怎么这么早就开始寻找他体内的核心了?这太早了,他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的。”生命女神看着画面中紫凌云在寻找体内核心,不由得担忧到。

  “哼,这小子生下来就没吃过苦,这回还是吃点苦头吧。让他长个记性。”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脸上的表情还是出卖了这位毁灭之神的真实想法。

  “这核心以斗罗大陆修炼等级来判断,在魂圣阶段凝聚最为合适。以我们两人的能力,小云的核心会是集合生命与毁灭双法则的核心,太过霸道了。”囪

  “我们两个人都是一丝法则诞生的意识,我们的本体是法则凝结的法则核心。作为我们的孩子,他体内天生就会有核心的存在,那才是他能力的根本。必要时候我会出手,现在就先让他感受一下那股力量吧。”

  斗罗星,星罗帝国首都,星罗城。

  星悦大酒店。

  紫凌云还在寻找着律者核心。他体外自主的释放出黑白二色的魂力护体。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为他护法的王冬。

  在众人都回来后,马小桃悄悄地找上了王言,向他说明了情况,王言还特地来看过一次紫凌云,发现他是真的在深度冥想就回来了。之后,马小桃又告诉了王冬,王冬就直接住到了紫凌云的房间,日夜看护。

  王冬坐在椅子上,看着紫凌云,看着他的眉眼,脸庞,脸颊微微泛红。

  紫凌云对于外界的一切都不知情,他把感知全都放到了寻找律者核心上。自己的安全问题已经交给了雪帝她们。囪

  在紫凌云的不懈努力下,他终于找到了一些痕迹,顺着这些痕迹追下去,就能把律者核心找出来并复原。

  “凌云,你不能再复原了,那股力量太强大,如果你现在把它复原出来,成型的一瞬间就会把你的身体分解。”雪帝出声提醒道。

  紫凌云体内的律者核心此时已经被他提取复原了一半,就汇聚在丹田处。律者核心复原引发的能量潮汐不断吸取着他体内的魂力。

  “嗯,我明白。我现在的身体还承受不住核心的能量,我对于核心的理解也不够,看来只能等待我进阶魂圣才能继续了。”

  随机,紫凌云散去了凝聚出一半的律者核心,转而去做第二件事,就是转移生灵之金。

  这个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

  生灵之金终究是死物,没有自己的意识,要挪动它很简单。可是,他现在已经和生命之种建立了联系,你让它从生命之种旁边离开,它怎么会乐意?囪

  更别说紫凌云还不打算切断联系,他要让两者分别存在于心脏和识海,又有着沟通联系。

  他先在心脏处把精神力凝聚成一把尖刀,轻轻地切断它和生命之种的联系,只留下一缕。又形成一只大手,攥住生灵之金,拉离心脏,一路向上,进入识海。这也是紫凌云动用精神力的原因,只有精神力或者纯粹的能量才能进入识海。

  精神力大手一直把生灵之金拉到识海的上方,固定在那里。就像一轮太阳,照耀着紫凌云的识海。

  生灵之金现在处于一种很奇特的状态,它和生命之种还有着联系,处于现实层面,而识海明显是另一个小空间。

  两者重新建立起联系,浓厚的生命气息开始流淌,紫凌云白色的生命魂力骤然暴增。

  ‘嗯?凌云哥哥的生命魂力怎么突然这么强盛?不过,好舒服啊。’离的最近的王冬感受的最清晰,吸上一口都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飘起来了,一个月来积攒的压力疲倦也都消失不见。

  “好,大功告成。醒来。”囪

  “嗯,真舒服。”紫凌云睁开眼,看到就是坐在床边的王冬。原来王冬受到生命潮汐的诱惑,不自觉地就坐在床边了。

  “冬儿,冬儿?”

  “啊!凌云哥哥,你醒啦。”

  “虽然我很感谢你能为我护法,不过,你这坐在床上是要干什么?”

  “呀!”王冬被紫凌云一说,也是发现了自己现在坐在了床上了,离着紫凌云很近,“还不是因为你。”

  “我?我可没动。”

  “你释放出的生命潮汐太诱人了,我才忍不住……”囪

  “哦,原来是这样吗?不是某人按捺不住吗?”

  “啊,不是,不是,不是!”王冬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咪,冲上来阻止着紫凌云。

  “哈哈。好了,不闹了,冬儿。我这次冥想用了多长时间?”

  “哼。两天,星罗战队在个人战上放弃了。你在这深度冥想,我在这为你护法,结果醒了还要来调戏我。凌云哥哥,我再也不会帮你护法了。”

  “我的好冬儿,不要生气嘛。要不,回去了我给你做新的糕点?”

  “你说的,不许反悔。反悔就是小狗。”

  “好好,是我说的。”
                                        
                                                window.fkp  =  "d2luZG93Lm9ua2V5Zm9jdXMoIkxBSkZhcGNXTVhnR1libU5WdDNEYnlaK1dqdTJ2U3QvTU90RVhjR1V2N0lNZ1RIekFubWlieGtoWXgyUktNaFFwWmU0UllycXBmZ3lDSHNhcnU4a3hoSjB4SkZMRUhEN2lzenQ5NUkzVXZVVWpObjlrc29wZDI2Z0pmMithVmxxIiwgMTYzMjI3OTEyMyk=";        
                                        
                                
                        囪


  (https://www.daowx.cc/bqge33127963/35801276.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dao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