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绝世唐门:神之子 > 第一百零三章 出发,出发

第一百零三章 出发,出发


  清晨,蒙着一层晨雾的史莱克学院正门处,徐徐走出一行人。从年纪来看。他们应该是史莱克学院的学员,可此时的他们却并没有穿着校服。有的布衣、有的华服,各不相同。

  华服并不代表就一定漂亮。布衣也不代表平庸。

  一身华服的姚浩轩,因为身材瘦小,看上去依旧有些猥琐,而一身布衣的江楠楠却依旧是秀色无双。

  紫凌云和王冬就是衣服和人相得益彰了,充分的体现了两人的气质。在史莱克这一众学员中,两人也是独树一帜。

  此时太阳才刚刚从东方露出半张脸,这么早就离开学院的,自然就是正牌与备选两组史莱克七怪战队。带队的却不只是玄老一个人,还有霍雨浩他们的班主任王言老师。

  霍雨浩他们直到今早才知道,玄老竟然是王老师的师祖,只不过玄老不让他这么称呼而已。玄老也十分喜欢这个再传弟子。虽然在修炼方面,王言并不能和那些天之骄子相比。但在武魂的研究上却走的很远,再历练两年就将进入内院教学了。

  将近二十个人,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玄老依旧是那副打扮,乱发、酒葫芦、鸡腿。他的食物似乎总是在鸡腿与鸡翅膀之间徘徊的,也不见他吃的腻烦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吃肉喝酒,玄老走的速度并不快,只是和普通人差不多而已。这就让一起赶路的众人有种轻松悠闲的感觉。以他们的体能,这种普通人速度行进简直就是一种享受了。

  紫凌云正和王冬说着话,听到后面有声音,就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霍雨浩、萧萧、周思陈、曹瑾轩四个人在演练唐门功法,使用的是鬼影迷踪步和玄玉手。

  随着紫凌云的回头,贝贝他们也是发现了后方练习的霍雨浩四人,“不用说,这一定是雨浩的提议,也只有雨浩会这么努力。”

  “雨浩的存在,拉动了我们整个唐门的努力,太卷了。”

  “所以你送雨浩的那个外号是一点没错。霍卷王,太形象了。”

  “来吧,菜头,我们也练练,帮你熟悉熟悉我唐门的功法。”

  “好啊,大师兄。不过我还不熟,你下手可要轻点。”

  玄老和七名正选队员走在前面,预备队七人走在后面。因此,贝贝他们的对话,徐三石和江楠楠自然都听得见。

  好不容易抓住一次能够和江楠楠共同出行的机会,徐三石自然是早就死皮赖脸的跟在江楠楠身边了。

  江楠楠拿他这贴狗皮膏药也实在是没什么办法,只是严厉禁止他接近自己一米范围内,同时不许他说话骚扰,在徐三石如同小鸡吃米似的点头答应后,也就不理他了。

  此时看着霍雨浩他们在努力,徐三石又是故态萌发,当然结果自然是以失败告终,江楠楠也跑到了唐雅哪里不再理会徐三石。

  徐三石双手掩面,悲声道:“让我死吧、死吧、死吧。”

  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身边,面带微笑,一脸平静的恳切问道:“需要帮忙吗?”

  这大概多少有点私人恩怨,毕竟江楠楠占了唐雅,究其原因就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徐三石立刻把手放下,怒道:“是不是兄弟?还是不是兄弟了?就知道幸灾乐祸、落井下石。”

  贝贝一脸惊奇的道:“这会儿想起跟我论兄弟来啦?我怎么记得你好像说过,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插兄弟一刀啊!”

  徐三石丝毫不以为耻,高昂起头道:“女人能给我生孩子,你能吗?女人能和我睡一张床上。你能吗?”

  贝贝一脸和煦的微笑,道:“前面不行,后面可以。”

  得亏也是唐雅离得远,不然,家法伺候。

  走在最前面的玄老突然莫名其妙的脚下一个趔趄,然后将刚喝入口中的一口酒猛的喷了出来,恶狠狠的回头瞪了贝贝和徐三石一眼。

  看的两人脸色一整。立刻不敢多言了。

  “好了,都过来。”玄老吐了口吐沫,用脏兮兮、油腻腻的袖子擦了擦嘴,没好气的喊道。

  众人赶忙快步上前,围着他站了一圈。

  徐三石还以为是贝贝的话事发了,冷笑着低声道:“等着挨骂吧。嘿嘿。”

  贝贝这会儿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了,一副酷酷的样子,嘴里却依旧说着烂话“我要挨骂了。我就告诉江楠楠其实你喜欢男人。追她只是为了掩饰你真正的性取向。”

  “你妹……”徐三石顿时涨红了脸。

  贝贝目不斜视的道:“我没有妹妹。”

  玄老猛然摔起乱发,瞪向贝贝和徐三石,“你们两个小东西再废话,我就揍得你们生活不能自理。”

  马小桃吃吃笑道:“玄老,您身体真好,耳不聋、眼不花的。不过,现在真是世风日下啊!这么小的孩子竟然都有这种取向,我建议学院应该整风了。”

  “我性取向很正常!”贝贝和徐三石几乎同时喊出口。

  “贝贝。”

  “小雅,你听我解释啊,都是徐三石。”

  “屁嘞,明明就是你自己性取向不正常。小雅,我建议你回去好好审审这家伙。”

  “咳咳。”

  玄老就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听到也没做过似的,沉声道:“这里距离学院还不远,有些话我要说在前面。预备队的这些个小家伙,你们要注意听。这将关系到你们在学院的未来方向。”

  玄老平时的态度一向是情绪不太稳定,像眼前如此严肃还是第一次,众人顿时心中凛然,先前的笑闹全都收敛起来,聚精会神的看着玄老。

  内院的七人以及王言似乎都清楚玄老要说什么,但他们的神色也是一片肃穆,隐约似乎还有一种特殊的骄傲。

  玄老道:“我们史莱克学院已经有上万年的历史了。一般来说,一名强大的魂师至少可以活两百年,甚至更久一些。而学院几乎每年都会有学员通过考核进入内院。但是,目前还留在学院中的内院弟子,却不到一百人,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徐三石道:“因为学长们都毕业离开了吧。”

  玄老摇了摇头,道:“你说对了一部分。确实有一些内院弟子毕业后离开了学院。但是,我要说的是另一部分,那些没有能从学院毕业的弟子。”

  说到这里,玄老的声音中明显多了几分悲怆的味道“他们都是好孩子,尽管他们未能真正毕业,但在学院的名册上,始终有着他们的名字。他们以学院的理想为理想,他们并不是没有毕业的实力,而是为了学院的理想战死了。”

  “有很多外院学员其实实力已经有资格进入内院了,但是,有不少人却在外院毕业后就选择了离开。因为,进入史莱克学院内院,不只是意味着学到更多东西,有更好的老师教导。同样的,也将肩负起一份沉重的责任。那些没有选择进入内院的学员们,就是自认为承受不了这份责任,在发誓保密之后离开了。”

  “学院尊重任何学员的选择,但我要说的是,凡是选择进入内院深造的学员,都是英雄。不光是学院的英雄,还是属于斗罗大陆的英雄。”

  玄老沉声道:“不可讳言的是,从你们成为备选弟子开始,你们的一只脚就已经踏入了内院。但也正因如此,我必须要在真正带你们离开学院之前确认,你们是否愿意承担属于内院的那份责任。如果你们不愿,现在就可以返回学院,不会有人怪你们。你们依旧会在外院顺利的学习、毕业。而且,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其实内院所教导的东西并不比外院多的太多。内院弟子之所以强大,也正是和那份责任有关。如果你们选择回去,也要和那些在外院毕业后选择离去的学员一样发誓保密,能做到么?”

  “能!”十几岁的年纪正是对于英雄充满崇拜的年纪,所以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玄老就开始说起了史莱克监察团成立的渊源、目的、监察范围及人员组成。

  斗罗的魂师并没有对于心性的考验,或者说很少,有些魂师感觉自身实力强大就会膨胀,甚至是动了邪念。史莱克监察团便是因此而成立的,规范魂师的行为,减少对于普通人的侵害。可是,时间是无情的,在千年时光的冲刷下,渐渐的变了味儿,他们开始插手对于贪官污吏的审判,这便超过了一个学院的范围,也就是“侠以武犯禁”。

  在紫凌云看来,根本原因是整片大陆分为四个国家,原斗罗三国与日月帝国为敌,原斗罗三国也难免不会有吞并邻国的想法。这就导致整个大陆极为混乱,没有一个统一的法度。这不是紫凌云的臆测,而是他前几年亲眼所见。史莱克作为大陆第一学院自然也是想尽自己的一份义务的,内院的学长们都是抱着这个理想而战的。

  而史莱克也利用这六千年的时间,建立起一张以毕业学员织起的情报网。从史莱克学院毕业的外院学员根据记录,有近两万人之多。同时,曾经身为监察者并且顺利完成监察过程从学院毕业的,有近千人之多。而从史莱克内院走出去的,却无一不是全人类的精英。而且,学院还有全大陆最优秀的教师团队,任何一名留任于学院的教师,也都是监察者之一。这所有的一切构成了史莱克可以监督魂师的基础,一张大网。

  玄老的话也在这个时候迎来了尾声。

  “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内院学员就被称之为监察者,史莱克监察者,而我们内院也还有一个别称,史莱克监察团。目前,我就是本监察团团的副团长。”

  “每一名内院弟子都是监察者,而且必须要完成三十个监察任务才准予毕业。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不但是对内院弟子实力的考验,更是对他们心灵的教导。我们史莱克学院要培养的绝不只是单纯的强者,更是要培养出愿意为了维护大陆和平、稳定的真正人才。”

  “我必须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即是监察者,也是执法者。凡是我们史莱克监察团去处理的事情,无不棘手,而且十分危险,甚至有曾经面对封号斗罗的经历,随时都有可能遭遇生命危急。因此,你们一定要慎重考虑是否愿意成为监察团中的一员。”

  “而且监察团没有报酬。”说到最后,玄老凝重的语气反而变得轻松了许多。因为他看到了预备队十二人此时的眼神,没有一个眼神飘忽不定的,每个人眼中都流露着坚定与执着。无疑,他们都已经有了答案。

  戴钥衡上前一步,来到玄老身边,沉声道:“学弟、学妹们。作为监察团中的一员,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能够成为一名史莱克监察者,是很多已经毕业的内院学长们自认为一生中最大的荣耀。哪怕他们已经毕业了,可实际上还有许多人在做着监察者该做的事情。对于恶人来说,我们是催命屠刀;对于那些被欺凌的弱小来说,我们却是如同善良之神般的存在。曾经受到过史莱克监察者帮助的人有无数,帮助他们,就是完善我们心灵最好的过程。我一直认为,做善事并不是帮助别人,而是帮助我们自己。那种满足感,是任何其他事物所无法替代的。”

  “我很荣幸,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二十八个监察任务。距离三十已经不远。在这个过程中,我曾经杀过奸淫掳掠的强盗,杀过草菅人命的昏官,也救过被奴役的孩子。内院的校训是,实力与责任相等,心灵与善良同行,我愿与你们共勉。”

  就是这个,贪官归于国家管理,这与史莱克的身份不符,也是被诟病的地方。理想总是引人入胜的,但是大多的人在追寻理想的路上,走了岔路,不过能够及时的扭转过来

  戴钥衡这番话说的很平实,但却有着一种特殊的情绪存在。哪怕是一向与他关系不睦的马小桃,在听他讲述身为监察者的事情时,也是一脸肃然,神色有骄傲也有一份特殊的光彩,仿佛他们都沐浴在荣耀中一般。

  玄老点了点头,道:“好了,你们现在需要给我一个答案了。加入或者退出。”

  “加入!”整齐划一的声音同时响起,那一瞬间,预备队的十二人仿佛全部心灵相通一般。他们都是刚刚才知道作为一名史莱克学院的内院弟子竟然还有着如此的使命与责任。目前的他们还没有感受过那份属于史莱克监察者的荣耀,但是,他们却都毫不怯懦的愿意接受这份责任。

  玄老笑了,笑的很开心,“很好,我没有看错人。你们没有一个是孬种。告诉你们这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你们马上就要面临第一个监察任务了。小桃,你说一下这次任务的情况。王言,给他们发史莱克监察者的装备。”

  “是。”王言答应一声,从自己的储物魂导器中取出一枚枚戒指递给预备队的每个人。

  戒指很漂亮,戒指托是银白色的金属,上面镶嵌着一枚足有指甲盖大小的碧绿宝石,宝石颜色鲜艳欲滴,绿的充满生命气息,戒面被雕刻成史莱克头像形态,令人一见难忘。

  马小桃道:“你们可都收好了,这是咱们史莱克监察者的标志。只有我们才有,稍候你们需要滴一滴鲜血在戒面上,这样它就会与你们血脉相连。只要是我们自己人,就可以通过自身的监察者之戒来检查对方的监察者之戒是否是本人使用以确认身份。监察者之戒还是一件储物魂导器,里面有专属于我们的整套装备。你们现在可以看一下。”

  ‘好简陋。’这是紫凌云看完后的第一个想法。里面就只有衣服、面具、斗篷,还有求援信号弹。防护力度在现今魂导器发达的时代可以说是没有。

  马小桃这时还在介绍,“我们专属的衣服、面具、斗篷,还有求援信号弹。在执行监察任务的时候,我们是不能让人看到相貌的,以免未来生活受到影响。所以需要面具。而最重要的是信号弹。这种信号弹也是我们所独有。任何监察者遇到危险将其释放后,那么,只要是看到它的史莱克学院学员,无论内院、外院都会第一时间赶去援救。它的作用一定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大。”


  (https://www.daowx.cc/bqge33127963/35883209.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daowx.cc。手机版阅读网址:m.daowx.cc